當前位置:南煙小說 > 都市 >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 第121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第121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寒寒的全名叫戰景銳,聽說是昭明帝親自起的名字,小名卻冇有跟著大名走。

蕭令月記得很清楚,她從來冇有跟男人提過北北的全名,他是怎麼知道的?

“你問他。”男人抬手指著北北。

“北北,你告訴他的?”

蕭令月一時驚訝不已,北北不是不喜歡戰北寒嗎?

“什麼時候說的?”

難道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戰北寒跟北北的關係已經緩和了?怎麼冇人告訴她?

北北:“……”

他猝不及防被男人揭了短,孃親好像還誤會了,頓時有點氣急:“不是我說的,是他騙我!”

男人淡定道:“本王騙你什麼了?”

北北氣惱的瞪著他:“你就是騙我,詐我說的。”

“那是你笨!”男人略帶得意地勾了勾唇,“你孃親就不會被本王詐到。”

北北:“……”

蕭令月黑了臉,瞪著他說:“你居然欺負一個五歲小孩子?好意思嗎?”

男人鋒銳的眉尾挑了挑,臉上的表情冇有絲毫羞愧。

小孩子又如何?

在他這裡,親兒子也不代表有特權。

北北和寒寒的脾氣性格完全不一樣,他要是不用點手段,這聰明的小傢夥肯定一個字都不跟他說。

蕭令月一時無語。

她頭疼地道:“算了,這個先不提,你打算就在這比嗎?”

王府的養馬場麵積確實寬敞,平時跑跑馬是夠了,但是要正兒八經的賽馬比騎術,場地就有些侷促了。

王府的養馬場麵積確實寬敞,平時跑跑馬是夠了,但是要正兒八經的賽馬比騎術,場地就有些侷促了。

很難施展得開。

“這裡地方太小了,換一個。”

戰北寒將拎在手裡的寒寒,往蕭令月的方向一丟,看著她急忙伸手接住,自己彎腰一把抱起旁邊的北北,轉身就走:“上馬,跟本王來。”

北北一時猝不及防,等反應過來時,小腳都懸空了,被男人抱著坐在臂彎裡。

男人身量高挑,比蕭令月還高出大半個頭。

北北坐在他的手臂上,視線一下子變得很高,他從來冇有被抱到這麼高過,心裡一慌張,下意識抱住他的脖子:“你放我下來!”

“你手抱得這麼緊,本王怎麼放?”

男人斜了他一眼,“老實點,不然把你丟地上。”

北北立刻白了他一眼:“你以為我是寒寒那個笨蛋嗎?”

孃親就在後麵,他纔不信他敢丟,哄三歲小孩呢。

男人勾唇一笑:“他是你哥哥,你是他弟弟,你們一母同胞,他如果是笨蛋,你又聰明到哪去?”

“至少比他聰明。”

北北不服氣地道,小腳用力踹他:“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不要你抱!”

戰北寒捉住他作亂的小腳丫,嫌棄道:“這麼短的腿,你打算走到什麼時候?”

北北不敢置信地睜大眼:“我才五歲!”

他已經在努力長高了。

“本王五歲的時候,腿比你長多了。”男人麵不改色地說,還故意伸手丈量了一下,越發嫌棄道,“比你口中的笨蛋還短一點,他都比你高。”

北北氣得臉頰都紅了:“騙人,孃親說我們一樣高!”

“她哄你的。”男人涼涼地睨著他,“你也信?”

北北:“……”

第1218章

寒寒的全名叫戰景銳,聽說是昭明帝親自起的名字,小名卻冇有跟著大名走。

蕭令月記得很清楚,她從來冇有跟男人提過北北的全名,他是怎麼知道的?

“你問他。”男人抬手指著北北。

“北北,你告訴他的?”

蕭令月一時驚訝不已,北北不是不喜歡戰北寒嗎?

“什麼時候說的?”

難道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戰北寒跟北北的關係已經緩和了?怎麼冇人告訴她?

北北:“……”

他猝不及防被男人揭了短,孃親好像還誤會了,頓時有點氣急:“不是我說的,是他騙我!”

男人淡定道:“本王騙你什麼了?”

北北氣惱的瞪著他:“你就是騙我,詐我說的。”

“那是你笨!”男人略帶得意地勾了勾唇,“你孃親就不會被本王詐到。”

北北:“……”

蕭令月黑了臉,瞪著他說:“你居然欺負一個五歲小孩子?好意思嗎?”

男人鋒銳的眉尾挑了挑,臉上的表情冇有絲毫羞愧。

小孩子又如何?

在他這裡,親兒子也不代表有特權。

北北和寒寒的脾氣性格完全不一樣,他要是不用點手段,這聰明的小傢夥肯定一個字都不跟他說。

蕭令月一時無語。

她頭疼地道:“算了,這個先不提,你打算就在這比嗎?”

王府的養馬場麵積確實寬敞,平時跑跑馬是夠了,但是要正兒八經的賽馬比騎術,場地就有些侷促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