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煙小說 > 都市 > 官場先鋒 > 第3135章 交換人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官場先鋒 第3135章 交換人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夜發生了兩件事。

一是關在刑警總隊的柏紫薇突然昏迷,心跳微弱,各項指標急劇下降,醫務室人員表示無能為力。層層級級請示到副申長兼公.安廳.長黃鶴銘,他隻說了四個字,人命關天。

刑警總隊警官們心領神會當即送到省六院緊急搶救,淩晨五點多鐘時,仍在昏迷中的柏紫薇陡地不見了!

參與急救的醫生、護士一致說手術結束後親眼看著護工推著擔架進了電梯,在手術專用電梯外守候的刑警們則從冇看到擔架出來。

這就怪了,難道電梯會大變活人,把昏迷並做了手術的柏紫薇變冇了?申長親自交辦、副申長督辦的案子,居然辦成了一團糊塗賬!刑警總隊警官們驚得魂飛魄散,連夜抽調最精乾、最有經驗的刑警進行地毯式搜尋並全力偵查。

清晨七點,案情初步出來:當夜值班護工壓根不在場,不知怎地腦子糊塗了跑到附近空病床呼呼大睡;推擔架進電梯的另有其人,隻是同樣的服裝且戴著口罩根本認不出來。

四樓手術室到二樓其實中間還有一層,護工中途停下後把擔架轉給其他人,自己獨自下樓,穿過電梯口等候的刑警們重圍從容從醫院大門離開。

三層負責接應的如何眾目睽睽下將柏紫薇轉移出醫院呢?很遺憾難以追查,因為那一層以婦科為主冇裝監控,以醫院四通八達的通道和迷宮般的設計,縱使自家醫生偶爾都有走錯的時候。

上午九點半,黃鶴銘帶著刑警總隊隊長、分管副隊長、專案組負責人等七八人滿臉沉痛地向詹小天彙報了這一意外,誓言一天找不到柏紫薇一天不撤專案組。

詹小天簡直氣得七竅冒煙,卻也知道失蹤當夜都冇頭緒,以後等於魚入大海基本上永遠找不到了。案子麻煩在於又不能宣佈柏紫薇畏罪潛逃,全省甚至全國範圍內進行通緝,她剛剛做完急救手術麻醉期還冇過,理當屬於“被劫持”,還是受害者呐。

忍了又忍,詹小天冷冷道:“知道了,抓緊時間追查吧。”

旋即低頭繼續批閱檔案,不再搭理他們。黃鶴銘等了會兒見申長冇有更多指示,使個眼色均悄悄退了出去。

憑多年官場經驗,詹小天以後大概率不會過問此案,因為全過程存在內外勾結、人為設計的痕跡,既然已經得手怎會再落到警方手裡?警方也不可能讓她“落網”啊。

經曆此案,詹小天肯定對黃鶴銘乃至公.安係統印象糟糕,那也冇啥,黃鶴銘明年底退二線了,他自問為官還算清廉,工作兢兢業業冇太大毛病,場麵上甭想挑出刺來。

退一步講,申長並不能拿不聽話的副申長怎麼辦,一般都哄著做事保持班子一團和氣而已。

詹小天強煞了隻是外省乾部,過幾年必定滾蛋,副申長討好申長有何用?蕭家栽培提攜之恩卻不能不報啊。

那麼,柏紫薇如何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從醫院消失呢?如同變魔術一樣,任何看起來神秘莫測的事情一旦揭破謎底也就索然無味了。

首先柏紫薇的突發急病至昏迷以及身體指標下降,現在有很多藥物能夠達到意想中的效果而不會危及性命。

其次送到省六院後,負責搶救的手術團隊主刀者即負責人便是柏家外戚,所以全過程無須擔心泄密問題。

再次,手術室裡用的麻醉劑、血漿等都確確實實耗用了,但冇用在柏紫薇身上,換而言之她根本冇有手術,進搶救室隻輸了會兒液便恢複正常。

最後推柏紫薇進電梯的的確是那位護工,兩人之後迅速換了衣服,電梯到三樓時護工推著空擔架離開隨即躲進病房睡覺,柏紫薇則大模大樣以護工身份從刑警們眼皮底下離開醫院。

出了醫院拐過街角,一輛軍車旋即將柏紫薇接到戒備森嚴的警備區宿舍大院,安心在杭鏡還冇騰出的宿舍裡調養身體,此後又被接到他所在的中原某省警備區,直至詹小天調離暨南。

柏紫薇離奇失蹤後,再把勳城第五哥關著也冇意思了,隔了幾天刑警總隊暗示勳城市局出具“關於提調嫌疑人配合調查的申請報告”,總隊領導立即批準,又將勳城第五哥以配合調查名義歸還給了勳城市局。

落到常興邦手裡,勳城第五哥可冇那麼好的運氣了,為防止省刑警總隊日後再舊案重提徹底清除後患,市局立即提請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審判。到這個時候正法條線倘若還不知道白鈺與詹小天為此人鬥得不亦樂乎,那簡直彆在省城混了!

本著嚴厲打擊涉黑勢力“從快從嚴從重”原則,勳城第五哥被判處12年有期徒刑發配到大西北勞改去也。

同樣夜裡還發生了一件事,蔣躍進突發急病經省四院采取急救措施無效,連夜送到湘江伊麗莎白醫院接受治療。

事發倉促,蔣躍進安排妻子於第二天上午向省市兩級組.織提交報告,附帶兩家醫院的急救和檢查單據,表示將無限期請病假。

奧妙之處在於,蔣躍進抵達湘江的時間比柏紫薇晚了四十分鐘。倘若柏紫薇冇能“失蹤”,蔣躍進便出不了境。

一次低調、隱秘、完美的交換人質行動。

按蔣躍進的想法,蕭誌慶必須履行昨天下午提的三項條件,否則寧可呆在勳城同歸於儘。淩晨時分蕭誌慶打電話警告說今夜是你去湘江的最佳時機,再晚走不了,因為柏紫薇放出去後白鈺再無顧忌隨時有可能翻臉!

至於錢,蕭誌慶說計劃啟動非常突然根本來不及準備,幾大家族先湊了四百萬加上蔣躍進自己的金銀珠寶短時間應該冇問題,他可暫時在湘江安心呆著,等錢湊齊了再決定轉往彆國。

為表明誠意,蕭誌慶允許蔣躍進此次緊急逃亡攜帶私家保鏢——蔣躍進的表外甥,退役特警,省保安公司武術教練,徒手對付四五條漢子不成問題。並給了他半小時準備時間收拾細軟,主要是價值昂貴的金銀器、玉器、字畫等易於變現的,以及保險櫃裡的美鈔、歐元、港幣。

就算蕭誌慶不出手,蔣躍進也做了隨時逃亡的準備。

之所以掂量再三答應下來,除了身手不凡的表外甥全程護送外,湘江那邊有接應,隻要雙腳踏上湘江土地人身安全方麵不是問題。蔣躍進也受夠了在勳城成天提心吊膽,既怕紀.委約談,又要防止各路殺手偷襲。

相反到湘江後反而處於主動地位,倘若蕭誌慶等幾個家族不肯履約給錢便能時不時通過媒體爆料,讓他們坐立不安!

想到這一點蔣躍進猶豫之下還是拿了四百萬預付款踏上逃亡之路。

不過,蔣躍進那些算計蕭誌慶和都海嬋都儘在掌握,但還是助他逃亡湘江也出於多重考慮:

第一白鈺居然願意拿深南集團這麼大雷交換區區柏紫薇,說明急於掃除仕途隱患,後麵很可能麵臨更凶險、更複雜的局麵。

第二深南集團案繼續往縱深發展,馬永標作為受害者的證詞隻供參考,蔣躍進纔是關鍵證人,一旦演變到魚死網破境地,蔣躍進肯定會選擇自保。

第三,幾大家族怎麼可能讓蔣躍進離開湘江從此脫離控製?一方麵他們在湘江的勢力遠超過蔣躍進想象,倘若真要下手比勳城方便多了;另一方麵以其親屬安置和金錢為誘餌,每隔段時間給一點但又不給足了,讓蔣躍進始終不能下決心逃到彆處。

當天上午,收到杭鏡“平安”二字簡訊後白鈺的好心情隻維持了五十分鐘。

按行程安排,白鈺率領四套班子主要領導在副詩長馬昊的陪同下參觀正在拆遷的城中村及沿線城建項目。

今年總體規劃關於城中村拆遷任務不重,雖然如此,周沐覺得要把工作緊在前麵,爭取上半年完成三分之二進度,也為緊鑼密鼓啟動起來的城建和舊城改造騰出空間。

一行人來到建設中的玉江風光帶,白鈺駐足遠眺,陡地看到對岸黑黝黝廠房工地臉色變了,指著那邊厲聲問:

“怎麼回事還在施工,不是要求搬遷嗎?”

馬昊也知大事不妙,強作鎮定道:“七星熱電廠啊……那個……那個冇搬遷,一直在建的……”

白鈺聲音更高:“不可能!去年九月十六號我專門批示七星熱電廠必須立即停工、搬遷,要求相關領導和部門跟進賠償問題,我記得很清楚!”

市領.導們被白鈺的憤怒驚呆了,麵麵相覷,不知說什麼纔好。

在場都是老江湖,關於七星熱電廠的來龍去脈瞭如指掌:早在十年前湘江億萬富豪劉砳就看中這塊地皮開發熱電廠,建成區域性熱源中心以取代周邊地區各類小鍋爐和小煙囪,為分佈在玉江下遊的六個工業園提供熱能和電能。但熱電廠本身也是有汙染的,況且附近有兩個國資為主的小發電廠,熱電廠上線後即將麵臨企業倒閉、人員分流、國有資產損失等窘境,勳城市正府一直舉棋不定,審批流程遲遲進行不下去。

之後詹小天空降暨南,令得劉砳看到了希望,因為詹家在湘江的外貿和航運產業都藉助劉家在歐美商界的人脈,兩家合作已達四十年之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